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独立审判树立司法权威

2014/4/16 10:12:45 次浏览 分类:审判研究

摘要:司法权威是一种特殊的公权力,它来源于法律权威、法官的独立审判,同时司法是解决社会纠纷的最后一道防线。法院超然的独立地位,高度的司法权威,是法治的核心内容,法官作为司法公正的主体,对司法公正的实现,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随着社会法制的不断健全和完善,独立审判的话题越来越被提到更高的高度。本文拟对司法权威的的内涵与作用,独立审判对司法权威的树立的意义进行阐述,以期望保持法官的独立审判,以此维护司法权威,构建人民信赖之司法。(全文共4561字)

一、司法权威的内涵与来源

(一)、司法权威的含义

权威指权力,威势,是人信从的力量和威望。人们对权利的安排和服从也许有被迫,但对权威的服从则是认同,对权利作出的安排不得不服从并不是认同,权威则是一种正当的权利。“一方面是一定的权威,不管它是怎样形成的,另一方面是一定的服从,这两者都是我们所必需的,而不管社会组织以及生产和产品流通赖以进行的物质条件是怎样的。”[1]

司法权威本身并不是一个法律概念,而是一个社会和政治概念,指司法机关通过司法公正活动严格执行宪法和法律,形成的命令和服从关系,而产生使人信服的力量和地位。司法权威作为一种特殊的权威类型,按照马克思·韦伯对权威的理论分类,司法权威是一种法理型权威。[2]司法权威主要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司法应当具有至上的地位,任何公民的权利受到侵害时,都可通过诉讼得到公正和有效的司法救济,法院有权对诉讼主体权利的合法性进行审查,二是司法应该受到绝对的尊重,国家应受到法律和权利的约束,并受到公正有效的司法裁判的约束,同时,司法裁判结果得到公众的普遍遵从。公众对司法裁判过程及结果的遵从,主要来自于司法权威的社会公信力,即社会公众从道义上、思想上对司法的认同程度和信服程度,是社会公众内心深处对司法的感触和体验。公信力意味着社会公众相信司法的过程及最后结论的公正性,并接受裁判,进而自觉执行裁判。对司法审判活动的不服,必然影响司法权威的建立,只有具备公信力的司法权力,才能构成完整的司法权威。

(二)司法权威的产生源由

1.决定司法权威来自法律的至高无上性。法律的权威性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社会现象。从最广泛的意义来说,法是由社会的性质产生出来的必然关系。[3]在封建社会,皇权至上、皇帝旨意就是法律,法律不具有至上性。所谓“三尺安出哉?前主所是著为律,后主所是疏为令,当时为是,何古之法乎?”[4]这典型道出了皇权高于法律的真实情况。只有在现代民主法治社会,法律才具有至高无上性。法律一旦确立并以国家的名义公布,任何国家机关、组织、单位和普通公民,都必须严格服从并遵从。换言之,法律权威要求法律得到普遍的遵循,任何违反法律的行为都应承担法律责任。司法机关的司法活动正是实施法律,强制人民服从法律的重要保障手段,换言之,司法权威是保障社会成员对法律严格遵守的有效途径。

2.公正司法需要司法权威作保障。公正是人类社会所追求的首要价值目标,也是司法与生俱来的品质,是司法的灵魂与生命线。国家设立司法的目的就在于公正地解决纠纷,惩罚犯罪,维护正义。

在现代法治理念中,司法公正包含实体公正和程序公正两方面的内容。程序公正既有保证实体公正实现的工具价值,也有其独立建制。实体公正与程序公正相辅相成,价值并重。过去长期存在的“重实体,轻程序”观念固然需要大力纠正,但是如果片面强调程序优先或者程序本位,也不符合诉讼规律和中国的实际情况。只有坚持实体公正与程序公正并重,才能较好地解决纠纷,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

司法权威来源于实体公正。实体公正是当事人参与诉讼所追求的最终目标,也是社会公众关注的焦点。案件公正的处理结果能与社会公众内心原有的法律公正价值观直接联系起来,使社会公众对司法裁判真诚信从,从而尊重司法,尊重法院,尊重法官。如果处理结果不公正,即使是个别案件的错误,也会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破坏司法权威赖以生成的基础。

司法权威还来源于程序公正。在结果最终得出之前,当事人和社会公众据以判断案件的处理是否公正的依据只能是诉讼过程的公正与否。“程序公正给当事人一种公平待遇之感。它能够促进解决,并增进双方之间的信任,没有信任,这种制度将无以复存。”[5]如果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得不到公正合理的对待,即使结果公正,有时当事人仍不理解、不接受而拒绝执行判决,无法树立司法权威;相反,如果程序公正,即使实体处理略有瑕疵,也有可能使当事人因为程序的公正而且是感受到正义正在以看得见的形式实现,从而理解并接受对案件处理的实体结果,形成对司法的普遍信从和尊重。可见,司法公正是司法权威赖以建立的基础与源泉。如果司法权威不以公正为基础,那么这种权威只是一种专职主义下的镇压“淫威”而已。只有建立在民主、公正基础上的司法权威,才是现代法治意义上的权威。

3.司法是解决社会纠纷的最后一道防线。有社会便有纠纷,社会和国家需要设置防止和解决纠纷的机制。尤其在当今社会,每天都会发生大量的社会冲突和纠纷。这些社会冲突和纠纷如果不能及时加以合理解决。必然影响社会的安定和发展,导致社会矛盾激化,造成社会动乱。与其他纠纷解决方式相比,司法裁判具有终局解决的优越性,除极少数特殊过度激化的社会矛盾不得不通过

相关资讯

    暂无相关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