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论程序公正对司法公信的影响

2015-6-3 10:20:15 次浏览 分类:调研成果

论文提要:

一直以来,人民群众孜孜不倦地追求着司法公信,希望在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上实现公平。要实现司法公信,司法公正是司法公信的基础和保障。司法公正包括实体公正和程序公正,程序公正是实体公正的必经之路。如果不能实现程序公正,实体公正则无从谈起,司法公信将残缺一角。(全文6618字)

以下正文:

近两年,笔者所在法院受理的信访举报案反映程序上存在问题的案件呈逐年上升趋,具体情况如下:2011年,共受理信访举报案件24件,其中,反映审判程序存在问题的案件5件,占受理案件的21%2012年,共受理信访举报案件8件,其中,反映审判程序存在问题的案件2件,占受理案件的25%。从反映审判程序存在问题的7件案件来看,有的反映法官拖延办案,有的反映法官自审自记,有的反映法官未认真审核管辖权,有的反映法官在代理人未取得授权情况下允许代理人参加调解、代领法律文书。从上述数据来看,说明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不仅限于追求判决结果的公正,而且越来越注重法官在审理案件过程中程序的正当性。笔者拟通过对程序公正的探究看其对司法公正的影响。

一、程序公正的渊源

程序公正最早源于古希腊著名思想家柏拉图的正义观。斯多噶派的自然法思想进一步发展了正义观,并成为自然正义论的理论基础。到了古罗马和中世纪时期,自然正义作为一项程序公正的标准,已成为自然法、万民法和神判法的基本内容。自然正义有两基本要求:第一,凡是与当事人有关的案件,当事人不得自行裁判(任何人不得做自己案件的法官);第二,裁判案件时,必须听取双方当事人的意见。

程序公正观念的古典表述在英国是“自然正义”,出现在13世纪英国普通法之中,1215年,英格兰国王颁行的《大宪章》第39条规定:“除非经由贵族法官的合法裁判或者根据当地法律,不得对任何自由人实施监禁、剥夺财产、流放、杀害等惩罚”。1355年,英王爱德华三世颁布的一项律令(有学者称为“自由律”)明确规定:“任何人无论其身份、地位状况如何,未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予以逮捕、监禁、没收财产……或者处死。”这两个法律文件被许多学者视为英美普通法中正当程序或程序公正的最早渊源。英国法律制度在其发展的较早时期即有注重程序的传统,人们相信“正义先于真实”、“程序先于权利”。

英国普通法上的程序公正观念在美国得到继承和发展。根据美国学者和联邦最高法院的解释,正当法律程序可分为“实体性正当程序”与“程序性正当程序”两大理念。美国联邦宪法第五、六条和第十四条修正案均规定:“未经法律的正当程序,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非经大陪审团提出公诉,人民不受死罪或不名誉的宣告……对同一犯罪处分的,不得令其受两次生命或身体上的危险。在任何刑事案件中不得强迫任何人自证其罪,未经正当法律手续不得剥夺任何的生命、自由或财产;凡私有财产,非有相当赔偿,不得占为公有”。“在一切刑事诉讼中,被告享受下列权利:由发生罪之州或区域的公正陪审团予以迅速的公正审判,该区域由法律预先确定;取得关于告发事件之性质与理由的通知;准予与对方的证人对质;应以强制手续取得对于本人有利的证据,并享有法庭律师为其辩护的协助” 。这些规定正式确定了程序公正在法律审判中的核心地位,尤其是近年来许多著名案例,如辛普森故意杀人案对辛普森的无罪宣判,已经足以说明程序公正在美国审判中的充分体现。

二、程序公正的含义及内容

程序公正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程序公正,是指所有办事单位都应按规定的步骤严格办理相关事项,比如升学、就业、迁移户口等。狭义的程序公正是指司法过程中的程序公正。在司法过程中,从最初的立案到最后的判决,有一套完整的司法程序,我国现行的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及行政诉讼法,就对三类案件从立案到审判进行了相应的规定,只有严格地按照三大诉讼法规定的程序进行审理,才能保证程序公正,才能保证判决结果的公正。正如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杰克逊所认为的“程序的公正和合理是自由的内在本质,如果可能的话,人们宁愿选择通过公正的程序实施一项暴戾的实体法,也不愿意选择通过不公正的程序实施一项较为宽容的实体法”。程序的不公正对司法公信力和司法权威带来的损害不小于实体不公正。[1]由此,笔者认为,程序公正包括以下内容:

() 科学性

首先,程序的设计应符合诉讼行为的客观规律,符合司法效率的要求,程序中的各种活动与解决纠纷的目的是否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以著名的“苹果分配定理”加以佐证:执刀将苹果一分为二的人,因为掌管着苹果切得是否均匀的权力,因此,先挑苹果的权力不能由分苹果者行使。这样,不管是当事人还是旁观者都会认为,由于分苹果的程序是公正的,分得苹果的结果也就是公正的,没有任何人会因不服分配而提出异议。[2]其次,程序法应彻底废除野蛮、落后的做法,在规定程序时,要让现代社会的文明成果和要求在程序中得以充分体现,使科学的程序在注重实际效果的同时,有足够的防错和纠错能力。

(二)平等性

我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因此,诉讼参与人在诉讼中受到平等的对待是程序公正的应有之意,诉讼参与人任何一方不得因其年龄、性别、社会地位、种族、宗教等而在诉讼过程中受到歧视和不公平待遇。对此,我国《民事诉讼法》第八条规定:“民事诉讼当事人有平等的诉讼权利。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应当保障和便利当事人行使诉讼权利,对当事人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六条规定:“对于一切公民,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在法律面前,不允许有任何特权。”我国《行政诉讼法》第七条规定:“当事人在行政诉讼中的法律地位平等”。这些规定包含了以下内容:(1)双方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和义务平等;(2)双方当事人有平等地行使诉讼权利的手段,同时,人民法院平等地保障双方当事人行使诉讼权利;(3)对当事人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

<

相关资讯

    暂无相关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