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龙怀林等诉刘敏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2019/8/1 14:32:51 次浏览 分类:案例评析

龙怀林等诉刘敏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电瓶车被认定为机动车是否应在交强险范围内担责

资中县人民法院交通事故审判庭  陈丹丹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人民法院(2018)1025民初2326

二审判决书:四川省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10民终990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龙怀林、王秀芳、龙韬、罗雪琴。

被告(被上诉人):刘敏、刘世彬、李道成。

被告(被上诉人):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远支公司。

4.审级: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内江市资中县人民法院

独任审判员:曾勇

二审法院: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郑强;审判员:刘晓瑜、唐强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2018827

二审审结时间:20181218

【一审情况】

1. 原告龙怀林等诉称:20183122021分许,被告刘敏驾驶无牌二轮电瓶车从资中县方向驶往威远县方向,行至国道G247线,1357KM+100M处,将行人龙朝态撞到后离开现场,2040分许,被告刘世彬驾驶李道成所有的川K03E99号哈佛牌小型轿车从资中县往威远县行驶至事发现场,因操作不当,又将龙朝态碾压,造成电瓶车受损、刘敏受伤、龙朝态当场死亡。事故发生后,交警队作出事故认定书,认定刘敏承担此次事故主责,刘世彬承担此次事故次责,龙朝态不承担此次事故责任。原告不服,并申请复核。内江市交通警察支队作出复核结论,认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责任划分不公正”,请“重新调查、认定”。资中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了一个与原事故认定书一样的认定。请求法院判决被告刘敏、刘世彬、李道成赔偿共同赔偿原告因龙朝态死亡的损失共计712127.16元,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远支公司在承保的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范围内承担责任并且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中优先支付。

2. 被告刘敏辩称,对本次事故的发生及龙朝态死亡的事实无异议,对责任划分有异议,其行为仅是将龙朝态撞倒,而没有致死;且其驾驶的车系电瓶车,行驶证是登记为非机动车而不是以交警大队的鉴定结果机动车来认定的,这明显与法律规定不相符合。

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威远支公司辩称,对本次事故的发生及责任划分无异议;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19条的规定,结合司法鉴定意见,被告刘敏驾驶的无牌二轮电瓶机动车应当属机动车,且本次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对其驾驶车辆的属性已进行了明确的认定;根据我国的相关法律规定,时速超过20公里的电动车都应该纳入机动车的管理范畴。

被告刘世彬、李道成均以被告中国大地财保威远支公司的答辩意见为准。

事实与证据

资中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183122021分许,被告刘敏驾驶无牌二轮电瓶车从资中县方向驶往威远县方向,行至国道G247线,1357KM+100M处,将行人龙朝态撞到后离开现场,2040分许,被告刘世彬驾驶李道成所有的川K03E99号哈佛牌小型轿车从资中县往威远县行驶至事发现场,因操作不当,又将龙朝态碾压,造成电瓶车受损、刘敏受伤、龙朝态当场死亡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交警队作出事故认定书,经复核,重新作出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与第一次认定书责任划分一致,认定刘敏承担此次事故主责,刘世彬承担此次事故次责,龙朝态不承担此次事故责任。事故车辆川K03E99号哈佛牌小型轿车在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远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复核受理通知书、复核结论、第二次事故认定书,证明本次事故的发生经过及责任划分;

2.司法鉴定意见书(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证明该肇事电动自行车的车辆属性为机动车;

3.司法鉴定意见书(四川谨诚司法鉴定所),证明龙朝态系因车辆碾压造成;

4.驾驶证、行驶证和机动车商业保险卡,证明刘世彬为合法驾驶及车辆归李道成所有并在检验有效期内,该车在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远支公司投保保险。

裁判理由

资中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提交了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关于无号牌电动车的鉴定意见书》(编号:华科所【2018】机鉴字内江资中03025号),其鉴定意见确定“无号牌二轮电动车车辆属性为机动车”。而被告刘敏提供了其于2018427日登记取得的《四川省非机动车行驶证》,并以此为由认为其在事故中所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并非机动车。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关于无号牌二轮电动车的鉴定意见书》在分析说明中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阀》中关于“机动车”和:非机动车“的相关定义,并对无号牌二轮电动车的属性鉴定为机动车;而被告刘敏登记取得的《四川省非机动车行驶证》只是从车辆类型上标注为非机动车,不能准确地反应出该车辆的性能特征。因此被告刘敏驾驶的无号牌二轮电动车应当认定为机动车。作为超标电动自行车是否应该投保交强险,虽然被告刘敏驾驶的无号牌二轮摩托车的属性被鉴定为机动车,但交通执法部门未对超标电动车的驾驶员是否取得机动车驾驶证进行严格的强制性规范和管理,相关法律法规目前尚未明确超标电动自行车必须投保交强险,且保险公司也没有开展此项业务。因此被告刘敏虽作为超标电动自行车的所有人,但超标电动自行车并不完全等同于法律意义上的机动车,不能混同两者的概念,两者在发生交通事故后的法律后果明显不同,故刘敏不具有投保交强险的法定的义务。

资中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十六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刘敏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龙怀林、王秀芳、龙韬、罗学琴赔偿款305 718.98元;

二、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远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龙怀林、王秀芳、龙韬、罗学琴赔偿款238 165.28

三、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远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被告刘世彬垫付款3 0000元;

四、驳回原告龙怀林、王秀芳、龙韬、罗学琴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情况

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系本案中超标电动车辆是机动车还是非机动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三)项规定:“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该条第(四)项规定:“非机动车”是指以人力或者畜力驱动,上道路行驶的交通工具,以及虽有动力装置驱动,但设计最高时速、空车质量、外形尺寸符合有关国家标准的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电动自行车等交通工具,国家工信部在回复政协会员的提案中明确表示,对于不符合《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国家强制标准的电动车,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依法将超标电动自行车纳入机动车进行管理。本案中刘敏驾驶的车经鉴定,符合机动车的属性,刘敏在道路上行驶风险和应尽到的注意义务应等同于机动车。原判依据交警部分作出的结论认定本案事实和确定事故当事人责任的划分正确,二审予以确认。

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解说】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对于机动车和非机动车的相关定义,“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非机动车”是指以人力或者畜力驱动,上道路行驶的交通工具,以及虽有动力装置驱动但设计最高时速、空车质量、外形尺寸符合相关国家标准的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电动自行车等交通工具。本案中,如何认定被告刘敏驾驶的超标电动自行车的属性,以及在认定属性后是否应承担投保交强险的责任?

笔者认为,对于所有的案件基本事实的把握方向,需要从法理以及法言法语上对定义进行理解,不能机械的只看其字面意思;同时要结合全案的证据去认定案件的事实。本案中原告依法提交了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无号牌二轮电动车的鉴定意见书》、交通事故认定书、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复核结论、道路交通事故(重新)认定书,被告刘敏提交了《四川省非机动车行驶证》,综合以上证据,我们可以看到,被告刘敏驾驶的车辆在经过专业的鉴定后,其属性为机动车,而刘敏所取得的非机动车驾驶证,只是从车辆类型上标注为非机动车,并不能准确地反映出该车辆的性能特征。

其次,法理要关乎人情,不能将法理作为一个机器。本案中刘敏驾驶的车辆被定性为了机动车对于其承担交强险责任就存在很大的不合理性。一是被告刘敏驾驶的无号牌二轮电动车的属性被鉴定为机动车,但是其本人在购买车辆时,出卖商是以非机动车进行出卖,刘敏在相关权利机关取得的驾驶证也是四川省非机动车行驶证;二是在保险市场上,并未有该类型的保险;三是交通执法部分未对超标电动自行车的驾驶员是否取得机动车驾驶证进行严格的强制性规范和管理,相关法律法规目前尚未明确超标电动自行车必须投保交强险。因此如果让被告刘敏承担交强险的投保责任,这对被告刘敏来说无疑是不公平的,也是不合乎人情的,法律守护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在适用具体法律时要以具体法条为依据,但是应该宏观把控民事审判的基本原则,在维护正义的同时也要兼顾公平不能顾此失彼,故认定其不具有投保交强险的法定义务是合理的。

随着代步工具的多样化,电动自行车成为大众化的代步工具,但是随之也反应出一些问题——市场混乱、管理不到位、法律法规不完善。在近几年的交通事故审判中,涉及此类型的案件也在增加。因此笔者认为在审理此类案件时,应结合案件实际,综合考虑案件的社会影响。同时作为司法部门应建议相关部门规范电动自行车出厂的标准,严格按照《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及GA802-2014《机动车类型术语和定义》的相关要求进行检验,从源头上治理不规范(超标)电动自行车的流通。

 

相关资讯

    暂无相关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