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原告曾超与被告吴建、周秀兰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

2019/10/16 11:13:58 次浏览 分类:案例评析

原告曾超与被告吴建、周秀兰等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

----两肇事摩托车驾驶员双亡,伤者的损失如何赔偿?

 

【基本案情】

原告:曾超

法定代理人:曾军

被告:吴建、周秀兰

被告:周敏、陶琼霞、陶洋峰、陶运发、罗春玉

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内江中心支公司

20179161830分许,陶鑫驾驶川K1J071号豪爵牌普通二轮摩托车,从资中县城方向驶往资中县龙江镇方向,行至国道G247线1320KM+200M处,在超车时,与相向行驶吴茂楠驾驶、曾超乘坐的无号牌普通二轮摩托车相撞,造成车辆受损、曾超受伤、陶鑫当场死亡、吴茂楠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的道路交通事故20171019日,资中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内公交认字【2017】第00182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陶鑫承担此次事故主要责任,吴茂楠承担此次事故次要责任,曾超不承担此次事故责任。原告曾超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其医疗费、后续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等共计96 804.40元;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内江中心支公司在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调解过程及处理结果】

首先,减少本案诉讼主体,依法准许原告撤回对陶鑫的法定继承人即被告周敏、陶琼霞、陶洋峰、陶运发、罗春玉的起诉,从而为案件及时调解赢得时间。其次,核实陶鑫所驾车辆的投保情况和保险范围,依法确定交强险限额的分配对象,避免遗漏权利主体。三是确定本案及其关联案件中权利主体的相关损失,为拟定保险限额分配方案奠定基础。最后,合理引导当事人重事实,看现实,找准两案原告利益的切入点和平衡点。通过各方的共同努力,当事人最终在法庭的主持下于2017125达成调解协议,并由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付本案原告曾超损失30 000元,赔付另案原告即吴茂楠之父母吴建、周秀兰损失90 000元。其余损失,原告曾超在本案中表示自愿放弃。本次调解工作,法庭结案两件,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双赢。

【案例评析】

本案成功调解的启示:

一是对案件的审理走向从程序上向当事人释明,晓以利弊。在本次事故中,K1J071号豪爵牌普通二轮摩托车驾驶员陶鑫当场死亡,且原告方明知死者陶鑫生前没有什么遗产,加之其法定继承人人数较多,且分散居住,其中个别继承人甚至无法联系和查找。如果原告坚持起诉法定继承人,就可能会存在举证困难和程序复杂的情形,且审限延长,费用增加,故而得不偿失。

二是对吴茂楠之父母吴建、周秀兰做好劝说工作。吴茂楠在本次事故中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其损失要明显大于本案原告的损失,但因吴茂楠负事故次要责任,而本案原告不负事故责任,且吴茂楠没有遗产可供继承。因此,被告吴建、周秀兰在交强险限额的分配问题上作出让步,也在情理之中

三是法庭与保险公司互动,充分发挥保险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的主观能动作用。由于两案原告的损失远远超过其承保车辆的交强险限额,其虽对损失没有任何异议,但保险公司很难对两案进行理赔。通过参与司法程序处理,是保险公司取得赔付依据的重要途径。

    四是深刻领会民事调解工作的原则性和灵活性,理性办案。在本案中,陶鑫和吴茂楠均已死亡,且吴茂楠和曾超在事故发生时均系未成年人,除保险公司的交强险限额外,几乎没有什么可供将来执行的财产。在这种特殊情形下,伤者的损失如何赔偿显得格外重要。因此,只有各方互谅互让,转变观念,才能确保伤者得到及时有效的赔偿。

相关资讯

    暂无相关的资讯...